比邻泥土香

披荆斩棘回乡路

项目焦点 - 可持续生活
披荆斩棘回乡路——记CSA实习生返乡种田经历

文 / 姚慧峰 (返乡青年丶社区伙伴「社区支持农业」2011年实习生)

编按:当大多数人都认为当农民没出息,农民的孩子必须透过念书跳出农村,到城市去寻觅好生活时,近年中国内地却出现一股逆流,一批大学毕业的知识份子相继决意回乡务农,放弃一般人认为可脱贫致富的机会,去追逐一个田园梦。他们当初为何作出这个决定?期间的心路历程如何?回到家乡务农的情况如何?又如何面对家人的反对及别人投以的奇异眼光?回乡的决定又反映了他们怎麽样的人生价值呢?

今期电子报邀来两位返乡青年姚慧峰和王宁,透过文章细诉他们的心路历程。两人都矢志从事有机耕种,并且参与“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简称CSA)的模式销售农产品,过程虽然艰辛,但也获得一定的成果。例如,姚慧峰种的水稻虽因生态种植而产量低,但由於能透过CSA模式提高售价,他的收入不逊於普通农夫;又如王宁经过三年艰苦经营CSA後,今年40户的消费者均已预订一年的菜,可见返乡不一定是条灰暗的路,且细听两位青年的心声。

  位於江西省宜春市宜丰县的家乡是个美丽的江南小山村,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那里有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春天,我们采摘各种各样的花回家插在花瓶里,印象最深刻的是漫山遍野的映山红:红丶黄丶蓝,十分漂亮;夏天,小伙伴们一起放牛,牛往山上一放,我们就跑到清澈的河里嬉戏玩耍,抓鱼摸虾;秋天,满山都是野果子:毛栗子丶野梨子丶野柿子,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在那没有零食的年代,这些果实带给我们很大的满足感;冬天,我们在雪花里奔跑,打雪仗,堆雪人,笑声弥漫整个村庄。儿时的家乡生活,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失落的城市生活

  慢慢长大开始参与干农活,那时全是手工做:犁田丶插秧丶拔草丶割稻子……等等。农忙的时候就是一整个月,在炎夏里,实在辛苦得很,所以从小父母便叮嘱我们要好好读书,跳出农村就不用种田。读书,也就成了农村孩子跳出去的唯一途径。上学後慢慢离家越来越远了,离土地也远了,但每次回家都会看到农村不断变化,开始有人用犁田机丶收割机丶除草剂和化肥等。真的很高兴,种田不像以前那麽辛苦了。可也发现,水没以前清澈,小溪里鱼儿也消失了,蔬菜瓜果吃不到儿时的味道,而生病的人却越来越多,只是一直认为很正常。

  後来到一年四季都像春天一样美丽的昆明上大学,在春城待了四年,毕业时感觉昆明太安逸,觉得年轻人应该出去闯闯,就跑到北京待了三年。恐怖的沙尘暴,让你没有脾气的堵车,让心情很压抑的灰色天空,忙得让你没有时间思考的生活,活得像个行尸走肉。於是又去广州待了三年,同样阴霾的天空,同样让你没有脾气的堵车,同样行尸走肉的生活。我问自己:这就是我的理想,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就像陷在混沌中,拼命寻找出路,却怎麽也找不到,只能继续过着死水般的生活,没有理想,没有目标,只是为了生计,痛苦到麻木,麻木得不知道痛苦。

下决心返乡作改变

  每当回到家乡,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踏在田野里,心里总有说不出的安宁和踏实。我喜欢这里的山水,一草一木,即使已经面目全非。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总想为这块土地做点什麽,却苦苦找不到回去的路。虽然人离开了农村,心却没有离开过,我总会看CCTV—7关於农业和农村的节目。2010年有次看致富经节目,第一次听到CSA的概念,忽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我要的吗?我想进一步了解CSA,於是我搜索广州做CSA的机构,找到了实践CSA的团体"沃土工坊",找到了冠辉,便迫不及待的约他见了一面,从他那里了解到有个社区伙伴支持沃土工坊的实习生计画。在考虑半个月後,我便辞掉干了五年的工作,成为这个CSA计划的实习生。

  做实习生的目是学习有机种植和认识CSA模式,然後回去为家乡干点什麽。一年的学习让我了解到当今食品问题很严重:瘦肉精猪肉丶三聚氰氨牛奶丶膨大剂水果丶农药残留超标的蔬菜丶用蜡打磨的大米……等等。如果吃的都得不到保障,人活着真没有幸福可言。这让我明白家乡老表为什麽会得乱七八糟的病,几十年使用农药化肥,令土地严重污染,人的身体也给污染了。了解到这事实,让我更坚定了回家的决心。这一年我拼命地看关於有机种植的书籍,还到不同有机农场去学习,这让我对有机种植有了了解和掌握。这期间真要感谢冠辉的无私支持,总是想方设法满足帮助我。2011年9月,实习结束我便回到家乡。

回乡种田崎岖路远

  回到家乡,父母强烈反对。首先他们认为辛辛苦苦供我读大学,就是要我不再做农民,而现在我回来做农民,他们怎麽也接受不了;第二,现在农民都认为种田是最辛苦最没出息的,我读了大学回来种田,这让他们很没面子。为此,父亲到现在还不怎麽跟我说话,母亲两天一小唠,三天一大叨。还有村民们的议论,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没想到回来会牵动这麽多人。读大学回来种田,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对此他们很惊奇丶很关心,於是什麽样的说法都出现了。造成我很久都不敢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每次经过村口时,我都逃跑似的走过,不敢看人。虽然有所准备,但有时候也会有些窒息和迟疑。有时候会问自己选择回来对不对呢?但每想到这事情後面的意义,又让我重新振作起来。

  我种了28亩田,做有机稻鸭共作。我希望先自己种好,再带动别人种。所以觉得什麽都应该去体会,找出个中真谛。第一次犁田,机器翻了三次,双手都是血泡,这代价下我终於学会了犁田;第一次播种,在父母帮助下,经过三季锻炼也学会了……许多的第一次,许多的失败,边做边摸索,一年下来我终於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农民。过程中有很多失败,很多压力,也很辛苦,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这是我的理想,也是我喜欢的,更因为其中的意义。我希望更多农民愿意参与自然耕作,获得更多收益,改善环境,改善生活,让更多城市居民吃到健康的食物。只有吃得放心,我们的生活才有幸福可言。这里要谢谢沃土工坊的支持,他们回收我种的有机米,因为有他们的帮助,我才能这麽快的走向回家的路。

  回乡一年了,这只是个开始,後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不孤独,因为有那麽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努力,有那麽多朋友的鼓励和帮助。我,一直在路上。

活动相片分享:
+ 击点放大图片
姚慧峰回乡实践稻鸭共作,在稻田中同时饲养鸭子。
耕种水稻。
与犁田机合摄。
姚慧峰(弯腰者)正在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