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當下,再思傳統——雲南藏族村民探究物質豐裕後的健康問題

2016-01-18
村民常服止痛片醫治頭痛。(斯南尼瑪)

文 / 斯南尼瑪(藏族,社區伙伴在德欽佛山項目地區的核心村民)

編按:

  位於山區的雲南省德欽縣佛山鄉近年隨著經濟發展,生活變得富裕,但同時村民身體健康狀况却有轉壞之勢,常出現頭痛症狀,村民有經常吃止痛藥的習慣,有的服藥量頗高,有的長年吃藥却無治效。爲此,社區伙伴協助村民進行社區健康調查,作爲探討問題的一個開始。問題的真確因由及徹底解决方案也許還有待把各種涉事元素層層剝開,但村民們初步的省思,是疑惑傳統生活方式的轉變或是肇禍之源,同時再思結合身心靈健康整全元素的藏醫藥傳統,循此探索出路。以下是參與社區健康調查項目的一名核心村民自述其對事情的觀察、推斷及想法。

+ 擊點放大圖片
村民常服止痛片醫治頭痛。(斯南尼瑪) 外來的垃圾食品,包括膠樽裝汽水和炸物。(斯南尼瑪)
藏醫師到村子義診。(斯南尼瑪) 藏醫師培訓村醫和農家衛生員。(斯南尼瑪)
藏醫培訓活動完後,藏醫師和農家衛生員等合影。(斯南尼瑪) 村醫給牧人做體檢。(斯南尼瑪)
 
農家衛生員給村民做體檢。(斯南尼瑪)  

  佛山鄉地處山區,在海拔2200至3500米之間有人居住,現有村民約4000人。近幾年經濟逐步發展,村民生活方式慢慢改變──以前可能一個星期才吃到一頓肉,現在每天每頓可以吃肉;以前喝酥油茶,酥油可能放的很少,現在放的比較濃;以前逢年過節才可以喝酒,現在每天可以喝酒;以前幾乎沒有外來垃圾食品,現在天天吃。

  與此同時,却不知什麽原因,在各地社區頭痛的比較多,很多村民經常吃止痛藥,有些還每天吃5至6片。另外有些村民喜歡打吊針(把浴液注入身體,一般注入鹽水,有的加入藥物如抗生素),稍微有點不舒服就去找農家衛生員或者村醫打吊針,有些可能要感冒了就去打抗生素,農家衛生員和村醫爲了一點收入就給病人打。另外,居住在海拔比較高地方的村民,高血壓患者很多,導致很多人因此而過世,有些半身不遂和癱瘓的很多。因此,在香港社區伙伴的支持下,我們佛山鄉農家衛生員和村醫做了一個社區健康調查,內容包括村民醫藥使用情况、村民的經濟生活調查,還有傳統文化和傳統物換物情况等,希望能提供資料協助探究問題。調查內容的細項,比如是一個社區有多少人、每年有幾個村民打過吊針、有多少人在經常服用止痛片、服藥量多少及藥品種類、每個村子高血壓的人數和比例;每年每個家庭的支出、其中購買了外來的東西有多少、購買本地生産的有多少、過節和辦婚禮時候的收支情况如何、村民購買了外來的東西有多少、村民自家制的食品和東西有多少等等。

  調查發現,居於海拔比較高的地方高血壓人數較多,占4000人口的30%,大概1200人);每年打過吊針的人數爲70%;居於海拔比較高的地方的村民約占全鄉10%,即約400人,有經常吃止痛片的習慣,主治頭痛,有的是胃痛,有時看西醫醫生,醫生也是處方止痛藥,故村民慢慢變成自己購買止痛藥,其中十分之三的人(約120人)每天吃3至5片藥。

  村民的經濟生活方面,一般而言,30%的收入購買了糧食服裝和維修房子等,另30%購買啤酒飲料、烟及各種外來包裝食品及垃圾食品,餘下40%用於積蓄及購買農用機械。

  每年的春節,支出70%是用於購買外來東西,只有20%才是購買本地産物,更少至10%用於村民自家制食品或東西。因此我認爲,表面上看村民的經濟和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但是生活質量和健康好像比以前退化。例如我們以前食用自己的農作物,或向本鄉購買,食物口味較好,沒用農藥化肥,故感覺上對身體好。所以,我們農家衛生員和村醫决定邀請傳統藏醫專家以及藏醫師,培訓傳統藏醫藏藥的知識和傳統醫療健康觀念,有時邀請藏醫師到社區培訓村民傳統藏醫藏藥以及傳統保健觀,醫藏傳統除了關顧病人的生理狀况外,還觀察其心理、性向、品德及行爲等元素,因爲這些都影響到精神健康。所以藏醫觀念認爲醫治是表面和直接的一種方法,但是要根本解决疾病要從行善積德,知足,學習智慧等都是另一種方式治療的方法。

  特別是從少接觸藏醫的老年人們,藏醫給他們看病治療時激動的流泪,其實有些根本就沒有太大問題,天天依賴性吃止痛藥,藏醫師給他們看病講道理再給他們藏醫的處方,後來有些真的就不用吃止痛藥了。

  我們把社區健康調查的數據帶到昆明醫學院的專家分析,專家看了我們的數據,對村民經常吃止痛片大吃一驚,有的甚至吃了十多年,有些一天吃好幾片。專家指出,經常頭痛有可能是高原氧氣不足所致,有可能是高血壓,有可能是其它疾病,有可能是吃藥上癮;而很多高血壓病者有可能是經常吃止痛片致病。如果天天頭痛吃止痛藥是根本治不好,會越吃越糟糕,肯定會引起其他疾病。專家建議經常吃止痛藥的,一定要去監察肝和腎的功能,以及要看血壓是否正常。於是我們再做一些調查,發現經常吃止痛片的,80%患高血壓;但有關肝和腎㔹功能方面,目前還沒有收到具體數據。

  做了社區健康調查以後,很多村醫和農家衛生員也不隨便給病人注射抗生素的吊針。他們認爲,爲了一點點收入搞壞了社區村民的身體,這也是在做惡業。他們儘量克制,又教育經常吃止痛藥的村民不應濫藥,同時進行社區保健宣傳活動,宣講垃圾食品和抗生素的危害。現在,又有生態農業實驗戶開始進行農藥的檢測活動,探討使用農藥帶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