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 • 心動力

2014-05-26
 / 常竹青(社區伙伴前文化項目官員)
 / 常竹青

编按:

  社區伙伴前員工常竹青熱心投入可持續生活的實踐,平時自家以垃圾製作酵素,惟在追隨理想的路上,有時頗感乏力。他今年初離職前,在貴州有幸遇上一位更爲熱心投入可持續生活的老人,老人信仰佛教,廣行善行,在家大量製作酵素,然後免費贈予鄰居店鋪使用。在相遇相知下,同受佛教影響的常竹青被老人的熱忱打動,在可持續生活的公益路上重新得力。

老人家裏放滿了自己做的環保酵素

 從緣說起

      佛家講緣分,信佛之人相信緣分,發什麽心願,會結緣什麽人,發善心會結善緣,結善緣之人有時候是來幫助你的,引導點化人生;縱然發惡念,結了惡人, 那結緣之人也是來提醒你的。善心善緣得善果,這也是因果,所以佛家將結緣幫助之人稱之爲佛或者菩薩。             

      生活在貴陽的一群人,或本地人,或來自五湖四海,有感于貴陽城市快速變化,環境惡化,河流污染,垃圾圍城,食品安全受到挑戰......,遂聚在一起商量些匹夫之責,期待能聚集一些有識之士,爲貴陽的可持續生活改善而有所作爲。        

        在三天的時間裏,一群人關注垃圾問題,自然體驗花溪河流的變化,反思變化的原因,慷慨分享自己的感受和體會,也有朋友從自己的生活細節分享自己的實踐。但這些熱心的人却因來自不同的行業,生活閱歷不同等原因,時而陷入茫然,時而陷入爭論,時而感到無力,一時間陷入困惑之中,很難理清楚這些問題的來龍去脉。于是,衆人縱有懷治世之善心,一時也被世間的塵土迷霧所迷惑,正所謂善有善的煩惱。

 酵之緣     

        正當衆人內心迷然時,在某一天下午的自然體驗裏,我偶然走到河對岸的燒烤攤前,想拍幾張燒烤的垃圾照片,以便下午播放給大家,忽遇到一六十余歲的老奶奶正提著一袋塑料瓶在與某小商店談話。無意識間,或許是這幾天的心惑讓我對這位老奶奶産生了興趣,便想拍幾張照片,也算是找到了茫茫人海中有心人去關懷環境問題的本地行動。心動之下脚步不由上前去聽老人家講話的內容,沒想到首先被耳朵捕捉的關鍵詞竟然是“酵素”兩個字,頓時興趣盎然,完全忘記了活動集合時間,想探個究竟,只因自己做酵素推廣環保酵素也有兩年多,這個詞在我的口語詞典中出現的頻率極高,更被封"酵素哥"的稱號,故對這個詞有很强的"職業"敏感性。      

        上前進一步仔細聽之,果然是老人(應老人要求隱去姓名)在向店家推廣酵素的好處,希望店家能將塑料瓶垃圾攢起來,自己做酵素,對個人家庭和社會都有很大的好處,店家聽後可惜仍然是半信半疑。
       
        接著插話的機會,與老人聊起了酵素,便說我也是酵素的使用、製作和推廣者,老人聽了頓時覺得如遇到故交,顯得非常激動,口裏念著“阿彌陀佛”,說是感謝佛祖、菩薩,遇見了同路人,便開始分享自己與酵素的故事,談到也是因爲自己修佛,感到地球受到了破壞,修行之人應做些事情,以自己的行動影響他人,于是偶然的機會,在貴陽市自然光素食館的介紹下,參加了溫秀枝醫生的酵素講座,而後在自己社區身體力行地推廣。而因爲遇到了我-一個年青人竟然也知道環保酵素,老人頓覺自己的行爲得到了認可。   

        由于遇到了酵友,我也感到非常欣慰,兩年來工作之間之余向不同的人宣傳環保酵素,坦白說懷疑者不少,半信半疑者過半,真正身體力行親自體驗後且分享交流的人無幾。而與老人的相遇,也是對我的行爲的鼓勵和肯定,特別是老人年近古稀的年紀,依然滿面紅光,精力充沛;而行善事,對我的內心也是一個巨大鼓勵。激動之餘,便想邀請老人到我們的可持續生活交流會現場,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和體會,老人一口答應。       

心動力     

       晚餐之時,老人如約前來與我們一起用餐,看得出老人用餐只是一點極簡的素菜和米飯,用餐後看到同桌有剩下的一點菜葉和湯以及飯桌上落下的飯粒。老人看了幷未責怪衆青年人,而是念了句"罪過"之後,便與衆人談起了自己與糧食的故事,說小時候吃不飽,那時候父母在田裏勞動不容易,長輩教導她要珍惜糧食,後來年紀大了,皈依了佛門,認識到浪費是罪過是殺生,從此自己經常吃別人吃剩下的飯菜,反倒身體越來越好了。言罷,便問餐館服務員是否可以打包剩飯菜,明天可以繼續吃。一席話說的我們這些自恃激情無限且胸懷拯救地球大志的青年人面紅耳赤,羞愧萬分,于是紛紛將剩下的飯菜吃淨。老人對青年人的激勵是作用在心上,直指內心,一語點破想與行之間的障礙。

      在隨後一天半的時間裏,老人陪我們度過大部分的時間,無論是課堂的討論,發言,還是邀請去家裏做客,參觀老人的酵素工作坊,老人總是能帶我們回顧歷史反思現在,一語道破玄機,讓衆人頓悟的同時亦醍醐灌頂,內心感到强大的動力。        

       印象最深的是受邀去老人家做客,參觀酵素工坊,我們被老人搜集的數屋子的塑料瓶而震撼,被老人的信仰執著所震撼,也被老人的心行感悟所震撼。老人以六十七歲之年,堅持撿垃圾,幫助商販打掃衛生,以獲得乾淨的塑料瓶,找酒吧歌廳要新鮮的水果垃圾,將多餘的塑料瓶賣成錢,再買紅糖製作數百斤的環保酵素送給鄰居、店家免費使用。在老人善心善行的堅持下,現在當地的商店,酒吧已主動將這些垃圾搜集整理後送給老人。       

       在老人的佛堂裏,擺放著數瓶她最珍惜的酵素,她說是用供奉在佛前的水做的,用這水來做酵素發酵非常好,因爲每天受到佛的祝福也傳遞著自己的善心。我們看到厚厚的酵素白膜,確實好過我做過的任何酵素:清香、潔白,散發著蓮花似的純潔和活力。在安靜而充滿了敬仰之心的佛堂裏,我想這或許確實是投入善心的緣故。回想這兩年來在辦公室做得失敗的幾瓶酵素,其實是因爲忙于工作而疏于照顧的原因。而這幾年工作和行動有時感到力不從心,也應該是分心而心力弱的緣故。   

 酵素菩薩     

       老人的出現,點破了我們這些執迷于行動的青年們,每個人的內心都感受到一股强大動力,既讓我們明白在行動之前如何從傳統和自己的經歷中獲取內心動力,又給予我們信心和祝福,思考未來如何持續下去。       

       在活動總結的時候,我們都感嘆老人的出現是佛派來指點我們這些迷失的人,同時也給了我們感動和動力,就好像瞬間來了一位菩薩,陪伴我們走過了兩天,然後又瞬間消失。 或許是因爲我們發善心改善環境,一心過可持續生活。除了緣分外,實在難以用科學理性去解釋。而這也確確實實發生了。      

       這也讓我們反思到過往我們公益行業在探索的時候過多依賴外部力量,每次培訓工作坊都依靠國外的大德給我們啓發和動力,然後回到自己生活工作中却因倍感無力而寸步難行。是否有可能找到更多像這位老人的本地人,能時時給我們啓發,點悟,給我們的心加油,或許才是可持續生活探索的方向。       

       感動之餘,這件事也讓我萌生了尋找身邊具啓發內心動力之人的想法,也包括自己內心的動力,找到我們的內心動力源泉,啓發周邊人,爲周邊人加油,開始我們自己的獨立探索,共同走下去,或許是走出這代公益人探索困境的根本。 

活動相片分享:
+ 點擊放大圖片

老奶奶在向商店老闆介紹使用環保酵素

老人將搜集到的塑料瓶洗淨,用以分裝環保酵素贈送有需要的人

老人家裏放滿了自己做的環保酵素

做酵素的水果等厨餘垃圾來自KTV及餐館

老人介紹自己的環保酵素

老人在貴陽可持續生活交流會上分享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