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焦點
大自然的智慧
項目點: 雲南

不想改造,只想回復自然

文:「綠色昆明」"一人一樹一故事"項目人員夏立
圖片提供:參與守護古樹的昆明市民徐碩、魏林鋒、夏曦煜及"一人一樹一故事"項目工作人員夏立

編按:

  雲南省昆明市滇池周邊114條村莊裏散落著近300棵古樹,樹齡久遠,有千年的唐梅、四人環抱的黃連木、開花時彩蝶環繞的野香櫞……但城市化令這些古樹面臨種種威脅。社區伙伴自2012年起支持環保團體「綠色昆明」進行「古樹保護全民行動」,鼓勵市民參與守護古樹。活動多樣化,包括徵集五十對情侶和家庭愛心守護環滇的50棵古樹,監察樹木生長狀况;向全社會徵集「我與大樹的故事」;設計古樹明信片;爲了救護生病古樹,通過義賣及網絡募捐專項基金,同時也邀請市民(包括樹木專家)出手救助病樹。

   此計劃於2013年獲得內地福特汽車環保獎之「自然環境保護-傳播獎」三等獎。「綠色昆明」有關項目人員夏立在以下兩篇文章中描述了救護古樹的經過和感受,分享過程中跟樹木産生的微妙感情。

不想改造,只想回復自然

+ 擊點放大圖片

當古樹愛心守護者的昆明年青人齊心保護古樹。

救助前的黃連木樹身穿了一個大洞。

毛葉合歡樹幹上的小傷口需及時處理。

用石塊填補樹洞。

把樹洞填補妥當。

小鍋熬制接蠟,用以修護樹的傷口。

爲樹的小傷口塗上接蠟。

為毛葉合歡樹包藥。

爲古樹除雜草。

清理古樹根部的附生植物。

搭起支架養護大樹。

為養護後的毛葉合歡重現生機。

  從沒想過,在完成一棵古樹的救助以後會那麽開心;從沒想過,古樹會成爲我生命裏那麽重要的一部分。

  總是很喜歡古老的事物,他們帶來的安全感、厚重感、甚至親切感,都是現代千篇一律的標準化産物無法比擬的。這半年來,我看到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大樹。她們長在滇池畔,生在村莊裏,目睹著滄海變遷,陪伴著日升日落。更不可思議的是,我有機會爲他們做些事情。

回到最自然的狀態

  曾經對樹木的生蟲、流膠不以爲然,覺得是一個自然的生態過程,也會覺得「樹洞」好像樹樹必備,還可以裝裝我的小秘密。可當真正看到因爲真菌感染化膿流膠的古樹枝葉漸漸枯黃,所有的蒼翠不見踪影;看到被壓住樹根的古樹無法呼吸慢慢死去;看到昔日堅硬的樹幹變成一碰就剝落的腐皮……我意識到,我們真的該做些什麽了。

  有人曾這樣問過我:「樹和人一樣,生老病死自然過程,何必干預呢?」毫無疑問,我們尊重自然,這也是我們恪守的原則。然而急速的城市化發展給環境、給古樹帶來了太多的危機:因爲周圍施工開發,400年的黃連木被小小的水泥樹池死死圍住,根部陷于地基下方約2.5米;因爲住戶的淡漠偏狹,百年滇樸淪爲農具的挂架;因爲養護責任不明,本該葱郁整潔的古榆樹群雜草叢生,枯枝壓樹;因爲周邊村民無暇無力,本是村中寶樹的清香木被修建的公路壓著樹根,蟲害肆虐;因爲長期無人照料,昔日蒼勁的毛葉合歡樹幹虛空,弱不禁風;我們保護古樹,保護環境,幷不是想要改造她們,只是想讓她們回到最自然的狀態。

充實而妙不可言

  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守護、救助,可看到自己熬的蜂蠟松香填滿了樹幹上的傷口;看到冬日的陽光穿過修剪後的枝丫;看到和樹打了幾十年交道的老師傅感嘆著這樣的樹實在是寶;看到小小守護者用畫筆勾勒出大樹的形狀,聽村民講著過去幾十年裏古樹的故事……這一切都變得充實而妙不可言。

  最重要的是,每一次去救助古樹,總會有村民慢慢的圍過來:「這可是村兒裏的風水樹呢」、「以前啊,樹裏還住著著兩條大蛇... 」、「每年初一十五家家戶戶都是要來拜一拜的」、「有什麽要幫忙的隨時招呼我們啊」。從這些最最質樸的語言裏,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家對古樹的關心與愛,而這一切──來自社會、公衆的認可、共鳴與參與,恰恰是當前我們最需要的。

古樹救護小記

  一棵樹,就是一個小小的生態圈:它涵養水土、附生枝蔓、記錄歷史、寄托情感……

  和古樹打交道半年多以來,對古樹的感情,只能說是更熟悉、更親近、更熱愛。在這裏我記錄的是一次古樹救助的過程。

接蠟填補傷口

  跟著四位林木養護專家老師傅們一起,我們來到白魚口村,探訪那一棵跨越近兩個世紀的毛葉合歡。經過上一次的救助、樹洞被填上後的毛葉合歡顯得更有生機、更堅實了,樹幹上的苔層也在石硫合劑的作用下逐漸脫落,本周救助的重點是用接蠟填補餘下的小傷口,幷爲樹幹包藥。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本周的救助很快就進入了狀態。養護師傅用扁鑿和刷子細緻的清理著傷口的同時,參與救助的守護者也在其幫助下準備著封傷口用的接蠟。點燃便携酒精爐,找來磚塊和石頭做墊脚,用刷子慢慢攪動,看著一塊塊接蠟在專門準備的小鍋裏慢慢化開來。這次所用的接蠟是專家李老師在家事先熬好的,他表示大家自己準備也不複雜:用小鍋按照7份松香、2份蜂蠟、1份猪油的配比來熬制即可。接蠟化開時,傷口的清理也完成了,大家在老師傅的帶領下用小刷子細緻的沿著樹幹上傷口的邊緣開始塗抹,塗完一圈,等蠟稍乾,再補一層。

用藥包裹樹幹

  接下來要做的,是爲古樹樹幹包藥。李老師表示如果只是簡單的往樹上噴藥,並不能起到很好的保護作用,而用「包」的方式,效果會大大不同。「包」顧名思義,是將塗藥後的樹幹裹覆住,而具體的操作,包括準備「包」所需的藥布和將其固定在樹幹上。養護師傅將折叠後的毛氈浸泡在混合了蚧必克、高效氯氰菊酯、傷口塗抹劑的藥桶裏。隨後,大家合力將在浸泡過的毛氈拉伸,在養護師傅的帶領下順著樹幹包了幾圈,又用薄膜包覆住毛氈以免藥水漏出,最後纏繞膠帶以固定。至此,經歷了除草、補洞、修補小傷口、塗藥、包藥等環節,對這棵毛葉合歡的救助初步告一段落。

  第二站我們來到了中誼村。村口的黃連木比以前茂盛了一些,但樹幹上的傷口仍然觸目驚心。守護者嫻熟的將小鍋架起,養護師傅清理著傷口,其餘的人幾乎用上了所有現場的工具給古樹鬆土,大家有條不紊的展開了對這棵黃連木的救助。工作完成,我們發現補完的樹洞居然是一個可愛的心形!此外,大家還發現,旁邊原本已死的黃連木居然長出了一些新芽,儘管這可能只是那一部分樹幹仍能供給養分,儘管這些新芽幷不意味著古樹復活,大家仍然訝異感動,也爲這棵老樹千瘡百孔的樹幹塗上了一層石硫合劑,希望它走的慢一些,緩一些。

救護過程受限

  被築起的樹池圍在路中央的一棵黃連木,是我們救助的第三站。路基被抬的有三米多高,這棵昔日繁茂壯碩的古樹就在路基之上,有了明顯的枯枝,樹幹上傷口猙獰,會而來往的車輛稍不注意就擦到外延的樹枝。一個月前,我們就這棵古樹的情况向晋寧縣林業局做了反映,而他們的答復,即對中鐵路物流港項目指揮部提出「加强對周邊古樹的保護、對古樹圍池進行清理(擴大樹池)、采取措施,對擦傷枝條進行技術性修復」等整改要求,也沒有任何真正改善了古樹狀况的迹象。而由于高高圍起的欄杆,我們無法展開全面的救助,只能爲其將枯死的枝幹鋸除,簡單的塗抹傷口清理藥劑。

  路旁的斜坡下,有著另一棵古樹──滇樸。由于根部土壤開闊、水分足、日照好,這棵滇朴的健康狀况稱得上良好。對它的養護,也只需要簡單塗抹石硫合劑來防治病蟲害的發生。工作結束,大家圍著古樹坐在山坡上休息,身旁儘是小小的滇朴苗和爬山虎。看著這些生命力旺盛的小東西,一天的辛勞,早已去無影。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