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焦點
生態農耕
項目點: 全國和城市

披荊斬棘回鄉路——記CSA實習生返鄉種田經歷

文 / 姚慧峰 (返鄉青年、社區伙伴「社區支持農業」2011年實習生)

編按:當大多數人都認為當農民沒出息,農民的孩子必須透過念書跳出農村,到城市去尋覓好生活時,近年中國內地卻出現一股逆流,一批大學畢業的知識份子相繼決意回鄉務農,放棄一般人認為可脫貧致富的機會,去追逐一個田園夢。他們當初為何作出這個決定?期間的心路歷程如何?回到家鄉務農的情況如何?又如何面對家人的反對及別人投以的奇異眼光?回鄉的決定又反映了他們怎麼樣的人生價值呢?

今期電子報邀來兩位返鄉青年姚慧峰和王寧,透過文章細訴他們的心路歷程。兩人都矢志從事有機耕種,並且參與“社區支持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簡稱CSA)的模式銷售農產品,過程雖然艱辛,但也獲得一定的成果。例如,姚慧峰種的水稻雖因生態種植而產量低,但由於能透過CSA模式提高售價,他的收入不遜於普通農夫;又如王寧經過三年艱苦經營CSA後,今年40戶的消費者均已預訂一年的菜,可見返鄉不一定是條灰暗的路,且細聽兩位青年的心聲。

  位於江西省宜春市宜豐縣的家鄉是個美麗的江南小山村,山清水秀,鳥語花香。那裡有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春天,我們採摘各種各樣的花回家插在花瓶裡,印象最深刻的是漫山遍野的映山紅:紅、黃、藍,十分漂亮;夏天,小伙伴們一起放牛,牛往山上一放,我們就跑到清澈的河裡嬉戲玩耍,抓魚摸蝦;秋天,滿山都是野果子:毛栗子、野梨子、野柿子,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在那沒有零食的年代,這些果實帶給我們很大的滿足感;冬天,我們在雪花裡奔跑,打雪仗,堆雪人,笑聲彌漫整個村莊。兒時的家鄉生活,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裡。

失落的城市生活

  慢慢長大開始參與幹農活,那時全是手工做:犁田、插秧、拔草、割稻子……等等。農忙的時候就是一整個月,在炎夏裏,實在辛苦得很,所以從小父母便叮囑我們要好好讀書,跳出農村就不用種田。讀書,也就成了農村孩子跳出去的唯一途徑。上學後慢慢離家越來越遠了,離土地也遠了,但每次回家都會看到農村不斷變化,開始有人用犁田機、收割機、除草劑和化肥等。真的很高興,種田不像以前那麼辛苦了。可也發現,水沒以前清澈,小溪裡魚兒也消失了,蔬菜瓜果吃不到兒時的味道,而生病的人卻越來越多,只是一直認為很正常。

  後來到一年四季都像春天一樣美麗的昆明上大學,在春城待了四年,畢業時感覺昆明太安逸,覺得年輕人應該出去闖闖,就跑到北京待了三年。恐怖的沙塵暴,讓你沒有脾氣的堵車,讓心情很壓抑的灰色天空,忙得讓你沒有時間思考的生活,活得像個行屍走肉。於是又去廣州待了三年,同樣陰霾的天空,同樣讓你沒有脾氣的堵車,同樣行屍走肉的生活。我問自己:這就是我的理想,我想要的生活嗎?我就像陷在混沌中,拼命尋找出路,卻怎麼也找不到,只能繼續過著死水般的生活,沒有理想,沒有目標,只是為了生計,痛苦到麻木,麻木得不知道痛苦。

下決心返鄉作改變

  每當回到家鄉,走在鄉間的小路上,踏在田野裡,心裡總有說不出的安寧和踏實。我喜歡這裡的山水,一草一木,即使已經面目全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想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卻苦苦找不到回去的路。雖然人離開了農村,心卻沒有離開過,我總會看CCTV—7關於農業和農村的節目。2010年有次看致富經節目,第一次聽到CSA的概念,忽然眼前一亮,這不就是我要的嗎?我想進一步瞭解CSA,於是我搜索廣州做CSA的機構,找到了實踐CSA的團體〝沃土工坊〞,找到了冠輝,便迫不及待的約他見了一面,從他那裡瞭解到有個社區伙伴支持沃土工坊的實習生計畫。在考慮半個月後,我便辭掉幹了五年的工作,成為這個CSA計劃的實習生。

  做實習生的目是學習有機種植和認識CSA模式,然後回去為家鄉幹點什麼。一年的學習讓我瞭解到當今食品問題很嚴重:瘦肉精豬肉、三聚氰氨牛奶、膨大劑水果、農藥殘留超標的蔬菜、用蠟打磨的大米……等等。如果吃的都得不到保障,人活著真沒有幸福可言。這讓我明白家鄉老表為什麼會得亂七八糟的病,幾十年使用農藥化肥,令土地嚴重污染,人的身體也給污染了。了解到這事實,讓我更堅定了回家的決心。這一年我拼命地看關於有機種植的書籍,還到不同有機農場去學習,這讓我對有機種植有了瞭解和掌握。這期間真要感謝冠輝的無私支持,總是想方設法滿足幫助我。2011年9月,實習結束我便回到家鄉。

回鄉種田崎嶇路遠

  回到家鄉,父母強烈反對。首先他們認為辛辛苦苦供我讀大學,就是要我不再做農民,而現在我回來做農民,他們怎麼也接受不了;第二,現在農民都認為種田是最辛苦最沒出息的,我讀了大學回來種田,這讓他們很沒面子。為此,父親到現在還不怎麼跟我說話,母親兩天一小嘮,三天一大叨。還有村民們的議論,這是我始料不及的,沒想到回來會牽動這麼多人。讀大學回來種田,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對此他們很驚奇、很關心,於是什麼樣的說法都出現了。造成我很久都不敢出現在人多的地方,每次經過村口時,我都逃跑似的走過,不敢看人。雖然有所準備,但有時候也會有些窒息和遲疑。有時候會問自己選擇回來對不對呢?但每想到這事情後面的意義,又讓我重新振作起來。

  我種了28畝田,做有機稻鴨共作。我希望先自己種好,再帶動別人種。所以覺得什麼都應該去體會,找出箇中真諦。第一次犁田,機器翻了三次,雙手都是血泡,這代價下我終於學會了犁田;第一次播種,在父母幫助下,經過三季鍛煉也學會了……許多的第一次,許多的失敗,邊做邊摸索,一年下來我終於成為了一個真正的農民。過程中有很多失敗,很多壓力,也很辛苦,但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因為這是我的理想,也是我喜歡的,更因為其中的意義。我希望更多農民願意參與自然耕作,獲得更多收益,改善環境,改善生活,讓更多城市居民吃到健康的食物。只有吃得放心,我們的生活才有幸福可言。這裡要謝謝沃土工坊的支持,他們回收我種的有機米,因為有他們的幫助,我才能這麼快的走向回家的路。

  回鄉一年了,這只是個開始,後面的路還很長,但我不孤獨,因為有那麼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努力,有那麼多朋友的鼓勵和幫助。我,一直在路上。

活動相片分享:
+ 擊點放大圖片

姚慧峰回鄉實踐稻鴨共作,在稻田中同時飼養鴨子。
耕種水稻。
與犁田機合攝。
姚慧峰(彎腰者)正在播種。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