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焦點
生態農耕
項目點: 全國和城市

自然農法背後的真諦

  可持續的食物生產方式對改變目下問題十分重要。社區伙伴專誠拜訪實踐及推動"自然農法"的川口由一先生,他親自向我們解釋由福岡正信先生定下的四項原則:不翻土、不施肥、不除草和不用化學品。福岡正信是第一代倡議自然農法的日本農業思想家,於1975年寫了暢銷書《一根稻草的革命》,在歐美甚受推崇。他說:"我們不改變農業的生產方式,便會使自然失衡至無法挽回的狀態,人類在21世紀即面臨空前的環境浩劫。不除草、不施農藥,甚至不用肥料的自然農法,不是放任農地不管,而是觀察自然界各種生物互動的方式,透過人適當的管理,讓自然的力量協助作物健康地茁壯。"

不做非必要的事

   川口由一先生大約于1979年從慣常的農耕方式,改為採用福岡著名的"甚麼也不做" 方法,他在首兩年裏幾乎完全沒有收成,但他繼續堅持實踐自然農法,且將它視為一套原則而不是一套技術。經過十年的奮鬥,他終於成功找到自己的耕種方法。川口曾說他不大相信福岡"甚麼也不做"的理論,但當他明白到自然農法的目的是儘量按照最早期──約一萬年前──的耕種方法去種地,而不是任由土地上的植物胡亂生長時,他便看到光明。

  自然農法就是"不做非必要的事",這反映源自道家的哲學觀點。福岡在稻田使用"直接播種"方法,他發明「泥球」技術,將包裹在泥土裏的稻種直接撒到田裏。川口則不用這套"直接播種"方法,他使用育秧床來養育幼苗,在它們生長穩健後才將它們移種到田裏去。川口的思想關鍵可能就在"溫柔"的概念,這源於對「脆弱」的意識。川口曾說,當他終於接受人類的脆弱,尤其是他自己的脆弱時,他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年少時最痛恨自己脆弱,並且不斷在黑暗中摸索克服自己的脆弱。他認為,當人類跟作物走在一起時,我們要做的只是在作物還小時給它們一點關心和扶持,之後就得信任大自然的生命力量,相信大自然能夠做餘下要做的事。

人與土地連繫便健康

  他認為,人類做了該做的事後,身體自身和土地的生命力量會做餘下該做的一切。現在,他在沒有噴灑化學品的稻田和菜園跟各式各樣的生物一起工作,經年累積的層層蔬菜渣滓和昆蟲殘骸令泥土芬芳柔軟。他認識到人體和土地沒有分別。他知道自然自身的力量已足以恢復和保持人體和土地的健康。

  川口在著作《站在美妙的園中》(Standing in the Exquisite Garden)說:"所有生命聚合為大生命",而 "人類就在這大生命的活動中存活"。因此,他相信"人類所需的一切已經存在于自然之中。"


節錄:加藤貞通"身土不二":川口由一的自然農法和美國農業作家

返回上頁